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环境生态 >《卒婚:不离婚的幸福选择》对于婚姻,我好像快枯竭了 >

《卒婚:不离婚的幸福选择》对于婚姻,我好像快枯竭了

(示意图/来源为Pixabay)

 

辰美小姐在二十一岁时,与以前国中的同班同学守穗先生在学结婚。她中辍原本就读的富山大学,为了与就读于东京大学的守穗先生生活而去东京。接着陆续生了五个小孩,为了家务育儿忙得不可开交,从未工作过。

 

他们的婚姻令父母担忧,因此来自父母的生活补贴是最低限度。因为守穗先生决定留在大学,所以他们持续过着缩衣节食的生活:“只要生了一个小孩,守穗先生就会去当家庭教师或补习班讲师之类的,增加一项打工。”

 

可是,守穗先生一路从助教、副教授逐步高升。三十五岁左右以付梓的《“丰富”的悖论》成为广受瞩目的新锐政治学者,上电视节目、杂誌採访、约稿等等的邀请相继而来。

 

这时候辰美小姐心里十分焦躁。

 

“这样下去我好像要枯竭了。”

 

有时候她会想这幺叫苦。虽然守穗先生不知道缘由,但一到傍晚她就经常会烦躁地严厉训斥孩子们。

 

当傍晚的天空染成一片红黄色时,小孩就会没来由地开始哭闹,据说欧美也称之为“colic(肠绞痛)”。这是万国共通的,婴儿哭闹到让母亲精疲力竭,但就像连锁反应一样,傍晚时辰美小姐也会心情变差。

 

但是辰美小姐过去不管在守穗先生,还是其他人面前,都是个“好妈妈”、“好太太”。和气温柔,又替孩子着想。参与育儿工作的守穗先生,自负是个重视家庭的人,对于和辰美小姐建立的一家七口生活一直都心满意足。

 

话虽如此,守穗先生做家事在当时却是这种程度:

 

“虽然会洗碗,但没洗乾净,结果我之后又要重洗。有一次我问守穗:『你请祕书影印,但他会有几张忘记印,你要怎幺办?』,他说:『那我一开始就不会拜託他,不如我自己印。』,我对他说:『你洗碗就是这样啊。』他才总算明白的样子。”

 

但是,在辰美小姐历经了很久才开口说这些。所以就算她想去美容院请守穗先生看家,连零食都準备妥当才去,还是会被唸“妳很慢耶”,于是她就“再也不拜託他了”,硬着头皮忍耐度日。

 

辰美小姐的生活只顾埋头于育儿,甚至到了为自己花时间或金钱就觉得内疚的程度。

 

“那时候我连买一本自己喜欢的书都办不到。想吃拉麵的时候,也要问小孩『要不要去吃拉麵?』,小孩说『要』才会去吃。”

 

这种心情我也能体会。这种感情就像我在工作,因此觉得其他的时间都要全给小孩才行,是一种职业妈妈的内疚感,但没想到身为全职主妇的辰美小姐也受这种感情所拘束。我也不知为何深信着“必须当个好妈妈才行”。而且小孩也会无限制地贪图母亲所有的爱与精力。给予孩子爱、时间,以及体力,在本能上来说虽然很愉快,但其实自己也会变得“空虚”,被枯竭的感觉侵袭。我记得把工作以外的所有时间与精力都给了我两个女儿时,也有筋疲力竭的感觉。

 

 

本文节录:【卒婚:不离婚的幸福选择】一书/下图来源为时报出版提供

 

《卒婚:不离婚的幸福选择》对于婚姻,我好像快枯竭了

 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